首頁>檢索頁>當前

新中國成立70年高校科技創新發展歷程與未來展望

發布時間:2019-11-08 作者:雷朝滋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中國高等教育雜志

[摘  要]在國家從“富起來”走向“強起來”的新時代,為加快“雙一流”建設,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高校科技創新工作必須轉段、升級、換打法。教育部正在組織高校落實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實施“珠峰計劃”“五五計劃”,實現重大原始創新、關鍵核心技術突破,為建設教育強國和科技強國不斷奮斗。

[關鍵詞]新中國成立70年;高校;科技創新

新中國成立70年來,高校科技創新工作從作為教育教學的有益補充,到強化科教結合、深化科教融合,在高校發展全局中的地位不斷穩固。回望發展歷程,高校科技創新始終堅持服務國家急需,與國家發展相伴相長,成為國家科技創新體系的重要戰略力量。

高校科技創新的探索階段(1949-1976年)

新中國成立初期,1950年8月,教育部頒布《高等學校暫行規程》,規定高校的具體任務有“運用正確的觀點和方法,研究自然科學、社會科學、哲學、文學、醫術,以期有切合實際需要的發明、著作等成就”。科研成為高校四項主要任務之一。

為滿足國家經濟建設和工業化發展的迫切需要,20世紀50年代,在全國范圍內開展了一場大規模的高校院系調整。大力增設和發展冶金、地質、石油、采礦、水利等工科院校和專業,并將沿海地區一些高校整體或部分院系搬遷到內地另行組建新校和新專業。高校形成以“學系—教學研究組”為組織結構,以專業人才培養為中心工作的建設模式。

這一階段,高校科技創新作為教育教學的有益補充,在經費項目支持嚴重匱乏的情況下進行了艱難探索。高校科技創新注重解決行業實際問題,與生產建設目標聯系緊密,產生了一系列科技創新成果。如北京大學作為三個主要完成單位之一,為人工合成牛胰島素作出了重要貢獻,在國際上產生了重要影響;平均年齡23歲半的清華大學核能所師生員工完成了中國自行設計的第一座“屏蔽式核反應堆”;原北京鋼鐵學院(現北京科技大學)發明了世界第一臺弧形連鑄機;原西北農學院(現西北農林科技大學)育成并推廣了“碧螞1號”,被毛澤東同志評價為“一個小麥品種挽救了大半個新中國。”

高校科技創新的蓬勃發展階段(1977-1994年)

改革開放之初,科學與技術研究幾乎停滯,科技與經濟分離、科研與生產脫節的問題非常嚴重。1977年,鄧小平同志在科學和教育工作座談會上明確把科教發展作為發展經濟、建設現代化強國的先導,擺在中國發展戰略的首位。高校正式確立教學、科研兩個中心的歷史重任,高校科技創新進入蓬勃發展的新的歷史時期。

1978年3月,全國科學大會通過《1978 1985年全國科學技術發展規劃綱要(草案)》,中國迎來了科學的春天,揭開了科技自身快速發展并助力經濟社會發展的大幕。1985年,中共中央發布了《關于教育體制改革的決定》,提出“高等教育學校擔負著培養高級專門人才和發展科學技術文化的重大任務”,要“發揮高等學校學科門類比較齊全,擁有眾多教師、研究生和高年級大學生的優勢,使高等學校在發展科學技術方面作出更大貢獻”。《關于教育體制改革的決定》的發布突破了計劃經濟體制下形成的科技、教育體制模式,明確了高校在科技工作中的重要地位。

為進一步放活科研機構,促進多層次、多形式的科研生產橫向聯合,推動科技與經濟的緊密結合。1986年,國務院出臺《關于進一步推進科技體制改革的若干規定》。1992年,國務院出臺《國家中長期科學技術發展綱領》。同年,原國家經委、原國家教委、中國科學院共同倡導實施了“產學研聯合開發工程”。1994年,《關于高等學校發展科技產業的若干意見》對高校科技產業發展的指導方針、企業制度、財務和人事管理制度、產業發展的環境和條件等作了具體規定。這一時期,為促進科技進步,國家還頒布了《科學技術進步法》《科學技術進步獎勵條例》,為“鼓勵企業、高等院校、科研機構開展聯合與協作”提供法律依據。中央政府還通過實施一系列國家重大科技計劃,高校積極參與科技創新,促進科技與經濟協同發展。

這一階段,高校對科研和教學的關系認識越發深刻,時任華中工學院院長(現華中科技大學)朱九思先生發表文章《科學研究要走在教學的前面》,提出“科學研究是‘源’,教學則是‘流’”“科學研究也是培養人才的一種重要手段”。高校在產學研合作中的地位逐步由被動拉入轉變為主動進入。校辦企業如雨后春筍,清華同方、北大方正、浙大網新是其中的佼佼者。高校科技工作者積極性大大提高,“漢字信息處理與激光照排系統”“稀土高能效分離”等科學技術成果接連涌現。

高校科技創新的快速發展階段(1995-2012年)

進入20世紀90年代中期,國家愈發重視科技和教育。1995年,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關于加速科學技術進步的決定》,首次提出在全國實施科教興國的戰略,把科技和教育擺在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位置,加速實現國家的繁榮富強。1996年,全國高校科技工作會議提出了未來15年的發展目標、主要任務和措施,強調著重抓好科教興農、產學研合作、科技成果轉化、重點研究項目、基礎研究體系等重要任務。1997年,國務院批準制定和實施《國家重點基礎研究發展規劃》,通過支持重大項目、優秀人才和重要研究基地等方式推動我國基礎研究的發展與重點突破,成為我國第一個基礎研究專項計劃,也開啟了高校作為我國基礎研究主力軍的新篇章。1998年,實施了“長江學者獎勵計劃”,而后新世紀(跨世紀)人才、創新團隊等人才計劃相繼推出,對高校改革用人制度、薪酬體系,延攬海內外中青年學界精英,培養造就高水平學科帶頭人起到了極大的推動作用。

新世紀之初,教育部啟動了大學科技園建設。2000年1月,教育部在北京召開了全國高校技術創新大會,提出將科技產業化工作納入到學校發展的總體規劃之中;召開國家大學科技園試點工作會議,部署了國家大學科技園的試點工作。2001年5月,《國家大學科技園“十五”發展規劃綱要(草案)》頒布實施;2003年,教育部、科技部在武漢召開大學科技園工作會議,2004年聯合發布《關于進一步推進國家大學科技園建設與發展的意見》,加速高校興辦大學科技園、培養創新人才的進程。2006年開始根據省部合作協議在廣東開展產學研合作實踐,助推了廣東產業的升級換代,開創了校地、校企合作新模式。

2006年是我國高校科技創新發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年,國務院發布了《國家中長期科學和技術發展規劃綱要(2006-2020年)》,提到“積極支持大學在基礎研究、前沿技術研究、社會公益研究等領域的原始創新。鼓勵、推動大學與企業和科研院所進行全面合作,加大為國家、區域和行業發展服務的力度。”3月,教育部召開全國高校科技工作會議,提出新時期高校科技工作的指導思想和戰略目標:以提高自主創新能力為核心,以重大科技前沿和國家重大需求為導向,以科技創新平臺為載體,注重挖掘行業特色高校的潛力,加強科技創新基地建設和重大項目集成、培育,進一步推動高校深化科技體制改革與全面推進高校創新體系的建設,增強高校承擔國家重大科技任務能力,提升高校綜合競爭力。

2012年5月,教育部、財政部聯合召開工作會議,正式啟動實施《高等學校創新能力提升計劃》,構建面向科學前沿、文化傳承創新、行業產業以及區域發展重大需求的四類協同創新模式,深化高校的機制體制改革,轉變高校創新方式。

這一階段,高校科技創新進入快車道,規模大幅擴張,投入產出高速增長。高校科技經費總數從1995年的47.74億元增漲到2010年的940.28億元,橫向經費占比長期保持在30%以上;高校基礎研究持續發力,占高校R&D經費比例不斷提高。高校與企業、研究機構、地方、海外機構共建協同創新平臺成為重要趨勢,以華中科技大學東莞研究院、電子科技大學東莞研究院為代表的一大批“產、學、研”合作研究院,為推動地方經濟社會發展和學校學科建設、科技創新作出了貢獻。

高校科技創新的高質量轉型階段(2012-)

2012年11月,黨的十八大強調要堅持走中國特色自主創新道路、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把科技創新擺在國家發展全局的核心位置。其后,頻繁出爐的相關政策文件和法律制度涵蓋科技計劃、資金管理、人才隊伍等多個方面。頂層設計上,《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深化體制機制改革加快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若干意見》《國家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綱要》相繼出臺,《關于改進加強中央財政科研項目和資金管理的若干意見》等一系列重要文件落地,這些改革節奏快、層次高、力度大,形成了新的科技管理體制和計劃布局。

2016年5月30日,全國科技創新大會召開,習近平總書記在會上指出:“成為世界科技強國,成為世界主要科學中心和創新高地,必須擁有一批世界一流科研機構、研究型大學、創新型企業,能夠持續涌現一批重大原創性科學成果。”這要求高校要成為國家創新驅動戰略的排頭兵和先行者,在科技創新浪潮中,關注國家急需,瞄準世界前沿,做好戰略布局,建設完善科研創新體系,引領國家科學技術發展。

這一階段,高校逐漸從外延式規模擴張向內涵式高質量發展轉變,教育、科技、經濟三者結合更加緊密。高校承擔了全國60%以上的基礎研究、60%以上的重大科研任務,建有60%的國家重點實驗室,每年獲得60%以上的國家科技三大獎,高校發表科技論文數量和獲得自然科學基金資助項目均占全國80%以上。創新能力實現躍升。高校國家重大科技基礎設施“十一五”實現零的突破,“十二五”牽頭項目占1/3,“十三五”優先啟動項目占半壁江山。基礎研究原始創新重大突破,首次觀測到量子反常霍爾效應,發現聚集誘導發光現象,研制出碳納米晶體管。2017年度“中國科學十大進展”中,有八項由高校牽頭完成,連續兩年獲得國際高性能計算應用領域最高獎項“戈登貝爾”獎。服務需求貢獻巨大,高校科技成果為高鐵、核電、光伏、數控、高壓輸電、4G通信、新能源汽車等提供關鍵技術支撐。國際影響力顯著提升,我國高校SCI論文總數達到全球的八分之一,CNS論文數量和進入ESI前1%的學科數翻了一番,進入四大世界大學排行榜前500名的內地高校達到98所,是2012年的3倍。

高校科技創新的未來發展方向

2017年,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要加快建設創新型國家,瞄準世界科技前沿,強化基礎研究,實現前瞻性基礎研究、引領性原創成果重大突破。高校是基礎研究的主力軍、高層次人才培養的主陣地、原始創新的主戰場,要努力在基礎研究和關鍵核心技術突破上下功夫,在更多重大創新領域實現由跟跑轉為并跑,爭取領跑。

為擔負起新時代高等教育的使命,高校科技創新工作必須轉段、升級、換打法。一是科研兩手抓,一方面保優勢、強特色,鼓勵自由探索,積極爭取承擔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重點研發計劃等國家科技項目;一方面補短板、強弱項,加強引導開展有組織科研、有重點布局,實現“從0到1”重大原創突破,形成服務國家重大戰略能力體系。二是創新文化建設兩手抓,一方面守底線、劃紅線,保持遏制學術腐敗的高壓態勢,明確科研經費性質與使用底線要求,引導科研人員更多關注科研本身,營造良好學術氛圍;一方面轉風氣、造環境,破除“五唯”,克服評價弊端,完善成果轉移轉化機制,為高校科研工作者靜下心來、潛心科研創造條件,構建扎扎實實做學問的良好學術生態,促進原創引領。

以高等學校基礎研究珠峰計劃和高等學校關鍵領域自主創新能力提升行動為契機,構建新時代“三縱一橫一面”高校科技創新體系。第一“縱”是基礎研究,頂端就是國家研究中心和前沿科學中心,布局少而精,重點支持,強調多學科交叉,瞄準諾貝爾獎,實現原始創新重大突破;學科層面是國家重點實驗室、教育部重點實驗室,突出全面穩定、高質量發展。第二“縱”是針對應用領域,頂端是國家級協同創新中心,促進跨學科、跨單位、跨領域融合創新,加強高校、企業等不同創新主體間協同,完善創新鏈、產業鏈布局;學科層面是國家工程研究中心、國家技術創新中心、教育部工程中心,加強關鍵核心技術突破,搭建產業與科研之間的“橋梁”,促進產業技術進步和核心競爭能力的提高。第三“縱”是成果轉化,依托科技成果轉化和技術轉移基地和雙創示范園,促進高校科技創新、成果轉化與創新創業項目落地。“一橫”是集成攻關大平臺,與龍頭企業加強合作,構建從原始創新到產業化全創新鏈布局,長遠支撐重要關鍵行業發展。“一面”是深化高校科技體制改革,開展“放管服”改革試點、優化科技評價制度、促進科技成果轉化,切實減輕科研人員負擔,解放生產力。

黨的十九大和全國教育大會為教育和科技工作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也為高等教育、高校科技創新指明了目標和方向。高校科技管理部門要摸清家底,結合學校未來發展方向,加強組織凝練,加大創新基地平臺布局力度,營造良好創新氛圍,著力提升創新能力。加快“雙一流”建設,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推動高校成為教育強國和科技強國建設的戰略支撐力量。

【作者雷朝滋:教育部科技司司長】

原載2019年第18期《中國高等教育》雜志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email protected]2019 www.ziyarx.co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体彩11选择5走势图 彩盈彩票网址 近期3d走势图带坐标 六合彩资料大全 赚钱的歪6 陕西十一选五遗漏查询 北京超市卖花赚钱吗 泳坛夺金天津体彩网 苹果几个靠谱的赚钱软件吧 双色球复式投注表计算360 火影忍者可以赚钱 微商不卖假货怎么赚钱 金蟾千炮捕鱼 能赚大钱的棋牌游戏可以提现 担保公司是怎么赚钱的 18年百世比中通更赚钱 加拿大快乐8开奖结果果